日期:2018.04.15

累積人次 FROM 07/2011:377

回列表
Stagnation - Genesis 人類遺產的繼承者

To Thomas S.Eiselberg, a very rich man, who was wise
Enough to spend all his fortunes in burying himself
Many miles beneath the ground. as the only surviving
Member of the human race, he inherited the whole world.
托馬斯·S·埃塞爾伯格,一個非常富有的人,他明智地揮灑他所有的財富將自己埋藏
地下數英里深。作為人類大劫難後唯一倖存的人類,他繼承了整個世界。






Here today the red sky tells his tale,
But the only listening eyes are mine
There is peace amongst the hills,
And the night will cover all my pride.
Blest are they who smile from bodies free,
Seems to me like any other crowd Who are waiting to be saved.

今天在此,紅色的天空訴說著它的故事,
但唯一的聆聽者是我.
一份安甯存在山坵之間,
而黑夜將覆蓋我所有的榮耀。
保佑那些在自由落體墬落中依然開懷而笑的人.
對我而言,他們看來就像其他那些正待被拯救的人類一般



Wait, there is still time for washing in the pool,
Wash away the past
Moon, my long-lost friend is smiling from above,
Smiling at my tears.
Come we,ll walk the path to take us to my home,
Keep outside the night.
The ice-cold knife has come to decorate the dead, Somehow
等等,還有時間到池裡清洗 - 洗掉所有的過去..
月亮,我失散多年的朋友,在上頭微笑著 - 笑看我的淚水..
來吧,我倆(和月亮)沿著路徑走回我家,把黑夜摒在外頭.
冰冷的利劍早已到來,以某種方式..妝飾亡者.



And each will find a home,
And there will still be time,
for loving my friend
- You are there -
And I will wait for ever,
beside the silent mirror
And fish for bitter minnows amongst the weeds and slimy water.

每個人都會找到一個歸宿,
對於摯愛我的朋友 , 在那兒的你們 - 我們仍將會有充裕的時間..
我會在此永遠守候你們...
在無聲的鏡子旁邊,在雜草和泥濘水邊,釣著苦澀的小魚。




I said I want to sit down
I said I want to sit down
I want a drink - I want a drink,
To take all the dust and the dirt from my throat,
I want a drink - I want a drink,
To wash out the filth that is deep in my guts.
I want a drink

我說我想坐下,我說我想坐下來
我想喝一杯 - 我要喝一杯
從我的喉嚨洗掉所有的灰塵和污垢
我想喝一杯 - 我要喝一杯
來洗滌我軀體深處裡的污穢
我想喝一杯





*以下三隻視頻,建議用電腦.如用手機看,請轉成CHROME或其他瀏覽器讀取




這首歌創作時期,世界正值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強冷戰對抗,核彈威脅的末日感予影藝創作者豐富的靈感題材.Stagnation歌曲主人翁選擇告別親友遁入地底生活,意外的繼承了全世界 ; 此舉和當代SPACE X 的馬斯克所稱為避戰禍替人類保存火種而做的移民火星夢異曲同工.

Stagnation一般翻作 "停滯" 但我故譯成" 潛沉" 較貼近曲意.
縮小來看, 我們也可以不與世界抗辯了,退居山林,大隱於市,為自己的靈魂保留一份清明寧靜.捨去大我紅塵保全自我的小宇宙.


< 認識Genesis.. >

我聽Genesis是倒著聽,由後面買回前頭.

大學的一個夏季,我的前衛搖滾導師大鳥和我,離校返家前倆人說好拿各自喜歡的搖滾唱片來學校圖書館分享.
我拿的是Santana的Moon Flower(1977), 他拿的是Genesis的第二張演唱會專輯Second Out(1977).他沒聽過Santana ; 我也沒聽過Genesis,彼此都對自己的推薦有信心, 回到學校初見彼此從家裡帶來的唱片,倆人都有買票準備入場聽演唱會的興奮感.
在沒MP3的時代,聽黑膠唱片是一件鄭重其事的大工程.當時的音響是全配件的唱盤,擴大機和兩個半身高的大喇叭,在家客廳聽唱片等同開趴,要聽起來暢快,音量必是開到鄰居上下樓雞犬相聞之境.回想當時的人似乎對噪音比較寬容?換現在不是來敲門抗議就是報警處理.
在學校的四人一間的宿舍一般只有收錄音機,而且同時間只能一台發聲,沒人會帶唱盤來佔據已經非常狹小的個人空間,以致對想聽的音樂常時處於飢渴狀態.


話說,那晚我和大鳥坐在學校圖書館唱片欣賞室對側,各人戴著耳機共享彼此帶來的唱片 - 那是很專心聽音樂的年代.
先放我的唱片,Santana浪漫又聒噪的吉它,我想應該能滿足大鳥的耳朵 -他本身是個古典吉他的高手,常上台露一手.(古典吉它本身就有拉丁味),隨後大鳥放他的Genesis.
談白說,在那之前我以為搖滾應該就是電吉它為主奏樂器才是,然而我卻從耳機聽到大量的鍵盤音樂,只有少量的吉他穿插點綴.而且裡頭的旋律我毫無頭緒,是優雅但非古典樂,說新銳但又帶些古意的吟唱,好像在描述一個中古世界的玄空意境.卻又不是喜多郎那樣純空靈的梵音,兩套鼓敲的價響,大量電音壓境,套句現代來說:一種混合現代與中世紀的時空穿越音樂劇

總之,聽完我是毋煞煞,不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 回宿舍的路上, 大鳥說Santana吉他彈的是不錯,但那樣的音樂已經無法滿足他,他的說法讓我有些沮喪, Moon Flower算是Santana吉他彈得最辣的一張唱片了.

大鳥他搖滾聽的比我深,之前他自唱片選錄了一卷卡帶送我,裡面有很多我沒聽過的樂團,有金屬如Judas Priest 有前衛如Yes,Rush.KingCrimson.,很刺激又迷人的一張卡帶.我在寢室每天放,放到其他3個南部上來的李季準控(就是李季準的廣播時間到就得聽. 李季準用他磁性的聲音大灌迷湯,大夥聽得如癡如醉,好像靈魂在簡陋的宿舍可集體獲得洗滌昇華一樣)的室友全中毒說好聽.我從此相信聴搖滾可以潛移默化.
大鳥錄的樂團我一張唱片都沒見過聽過...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他不曾聽過的Santana被講成那樣也實在是...剛才在圖書館自己還聽得頗High的說...


夜晚回宿舍的小徑上,大鳥持續說剛才Genesis裡的一首抒情曲(我後來知道是"The Carpet Crawl"),他聽完低徊不已,有股淡淡的憂傷,他說這張唱片以前常聽,如今在宿舍唱片一陣未聽..如今再聽心中滿是惆悵.

「Genesis的歌是在唱什麼? 」 我問
「我也沒看過歌詞,不知道,(當時很多唱片都沒歌詞) 但我能感受到那種思古幽情感動人心的旋律...Genesis唱的好有感情呦..」


其實大鳥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某方面還很機車搞笑,當下看他說話的那副彷彿帶淚的情緒不由得讓我玄疑起來,難道我在聽音樂方面比他魯鈍嗎?好歹我是自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聽西洋音樂的...不是老搖滾但也算資深西洋,竟然聽不出那種他所謂的「好有感情」??

就是這樣的懸念讓我下次回台北,開始猛逛光華商場尋寶.買到一張聽一張,於是我慢慢進入了Genesis的中古世界.期間好幾年Genesis全套才陸續收齊.但Nursery Cryme(1971), Foxtrot(1972) 始終未獲,直到90年代TOWER唱片進台灣才如願.

總的來說,Peter Gabriel領軍時期的Genesis每張唱片都有變異,慢慢喜歡某張,以為懂Genesis了,買到下一張又是另個熟悉又生疏的情境.越去領略Genesis,越是感受到他們的驚人的才氣.








<簡述Genesis演進及其影響>


Stagnation 出自Genesis的第二張專輯Trespass (1970)反面第一首.
Trespass是該團在玩票性質的第一張流行口味專輯From Genesis to Revelation後(1969),正式專職並轉型成為前衛古典民謠搖滾樂團第一章.
錄製Trespass時他們是集體創作,吉他手和鼓手卻頻頻換人(Phil Collins於專輯完成前兩個月適時加入),卻也造成這張專輯的複雜性. 從這張專輯開始,Genesis常給歌曲編個小故事,平添其創作之文學性.
聽Trespass需要時間去消化,雖然我之前已經聽過3張Genesis,也是好一陣才進入Trespass的狀況.(然而現代人少有這個耐心和專一的環境去好好欣賞音樂,所以....)

Trespass 在英國發行起初並未引起好評,卻在比利時得到銷售榜第一名.紅回英國而堅固Genesis的基底.我個人相當喜愛這張專輯,裡頭任何一首都比Procol Harum - Whiter Shade of Pale 精緻盛美 ,感覺整張專輯充滿神秘的神諭色彩,是一塊看似粗礦無華卻充滿精神能量的璞玉.









其後出版的 Nursery Cryme(1971), Foxtrot(1972) ,Selling England by the Pound (1973), 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1974)皆是Genesis在主唱Peter Gabriel為領團靈魂人物時期的前衛搖滾經典之作.

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1974)是該團樂風的分水嶺,該專輯幾乎由鍵盤所主導,寫作期間Peter Gabriel家庭因素較少參與, 鍵盤手Tony Banks加入大量的電子鍵盤演奏,該專輯一般被視為第一代Genesis的巔峰之作.
該專輯巡迴表演結束後Peter Gabriel宣布離團單飛.

後由該團鼓手Phil Collins接棒,沿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已奠定的電氣前衛古典風 ,接續出版了 A Trick of the Tail(1976),Wind & Wuthering(1976),And Then There Were Three...(1978),Duke(1980)
直到進入80年代,師老兵疲的Genesis轉風向走向POP,發行Abacab (1980)而一躍成為80年代的流行天團.

雖然Genesis和前衛搖滾說莎呦娜娜,卻催生了大批追隨者仿Genesis自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以降,以大量華麗鍵盤為特色的前衛古典風,衍生成搖滾樂壇的一支軍容龐大的Neo- Prog(新古典)樂派.



Jobson 04.15.2018
/* ">登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