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7.01.14

累積人次 FROM 07/2011:276

回列表
托住眾生的靈魂之備註及其他
註一(黑法王得紫魔晶之始)
魔王本是黑闔林裡的盔甲怪物。牠不知是從何方蹦出來的珍畸野獸,整個森林堥S它的同類,但也不奇特,黑闔林遼闊似海,像牠這樣單一不二的異獸時而出沒,見怪不怪,怪的是牠體形魁壯性好鬥狠,卻草食而通靈性。牠作爭鬥時懂得趨吉避凶凡是智取,相較其他怪獸的橫衝莽撞,牠顯得多麼與眾不同的存在。
一日牠在林子堭q一頭食人猛獸嘴裡搶下一受困灰衣耆老 - 那是牠的好戰本性使然。當牠轉向耆老,牠馬上看出這灰衣老人是高靈性生物,非黑林子堛澈U物。聰慧的牠基於尊敬,牠讓老人離開。然老人踒足不良於行,見此牠索性揹起老人循他示意的方向走起。途經一深幽木屋,老人表示到了。放下老人,牠迴身發現老人不見身跡,牠四下張望之際發現地上有一打開的包袱,裡頭露一紫色光芒水晶,牠頓生好奇.…這時木屋走出一黑女巫,看到黑法王叼開包袱把玩水晶,她面露了然神情。說也奇怪,黑法王爪撫紫魔晶頃刻秒懂人語,而且雙足自此站立而行,從那天開始黑女巫教授黑法王關於紫魔晶的一切….



註二〈結界〉
修行者通過遵循一定的儀式可以構造結界,具有一定法力效力的範圍,其作用通常是保護。



註三〈喪屍〉
這個詞來自巫毒教文化,根據巫毒教信仰,喪屍雖能行動,使用工具,但因受施法者的封印控制,沒有自主意識而被當作奴僕使喚。
巫毒教中的喪屍並不等於殭屍 - 殭屍是無意識的亡體復活,只能做動物性行為,無法工作或執行任務。

用宗教語言來說明:喪屍是仍保有元神和靈識(識神),但喪失了本靈(靈魂)。
元神使喪屍保持肉身運作,靈識令喪屍能執行任務,但沒有了本靈,喪屍故沒有良知良能,無自主意識,不能執行自己意志之行為。

喪屍一詞在現代魔幻題材被大量使用,內容有許多不同樣態。
本文的喪屍比較接近巫毒教的名詞定義,差別是巫毒教的喪屍來源是亡者的屍體被施法而復活 ;本文的喪屍是本靈(靈魂)被紫魔晶吸走,剩下無自主意識的原體,成為黑法王的奴隸。



註四 (紅騎士的兩個靈魂)
他從小有兩個異性靈魂在一個身體裡。男的叫漢克,女的叫伊芙。
因此在族裡自小就是個異數,因他的兩個靈魂之存在不是顯性或隱性的隱晦存在,而是有我無他的獨占存在。
他的男人性徵使族人自幼慣叫他漢克,但他俊秀的臉龐卻又較多數女性纖柔。
兩個靈魂小時候像不懂事的雙胞胎一樣互不相讓,讓族人困擾。長大之後,兩個靈魂知道這行不通,於是兩人妥協了。
當漢克在體內時,伊芙消失不知何方;當伊芙倦遊歸來時,漢克會離開。
兩個靈魂換手的時機不定,非關外來刺激亦無觸發因素,就是一瞬間兩人心電感應之秒變。
有時就發生肯在和朋友同遊的當下,突然漢克表情撇變,過一刻他會冒一句話:漢克離開了,我是伊芙。讓大家困窘不已。
如果有人問:你是一個人體內同時住兩個人?雙種性格?
不!他都會回答:我是一個人有兩個靈魂,但一個時間只會有一個人住。
這是漢克之所以和羅敷交好的原因,一個靈魂異數,一個失怙無依。兩人在一起光陰美好,感覺比自己一人的時候生命完整。
隨著年齡成長,這對住在一個身體內的兩個靈魂也逐漸感知,有一天終是有一人要離開的,這個不安的情緒令人困惑,直到某天白大士出現眼前把他領走,鑽習神法以解人生之惑似乎是生命階段當下神的意旨..
註五〈本靈〉
或稱靈魂,就是具備良知良能一再轉世的靈魂本靈,會將經驗與紀錄,透過儲存,修改靈體的劣根性。本靈就像飛機的黑盒子 ,忠實的記錄著人的生生世世所有言行和過程。在死亡時,記錄將會被封存 。



註六〈原身〉
原來的身形,靈魂所附於上的軀體本身。



註七〈封印〉
對某個生物或物體施加一種力量,使其無法正常使用某些能力的本領。多是採用符咒,陣勢,法器,五行為施法工具。



註八〈靈識〉
或稱識神,只存在腦中,靈識是在身體大腦中形成的可以控制生命體行為的意識體。
元神和靈識(識神)關係詳見註三



註九(白大士:厄特精靈族的先知)
白大士是厄特精靈族的神人先知。傳說他原本住在神界的聖山雪峰。雪峰有一個池子,雷神索爾在池裡養一群會說話的精靈魚。雷神平時忙於奔波,但時而會來看他的魚並跟牠們說說話。有天雷神要計畫出遠門待很久,於是交代雪峰眾神幫忙照顧他的魚。
精靈魚喜歡跟人說話,眾神也會去和魚群聊天說地。有一天眾神出遊,獨白大士樂得一人清幽不想出門。年輕調皮的白大士自己一人在池邊把玩手上的金鍊,卻不慎將鍊子掉入池內。他要池內的魚幫他找回手鍊,但魚群遍尋好久不著,沒耐心的白大士一氣之下把水引到空中,金手鍊就出現池底。找回手鍊的白大士旋即開心地離開,忘了把水放回池子。過了幾天,魚群幾乎全渴死,僅剩六條奄奄一息。
眾神回來之後發現異狀問了這六條魚發生什麼事?白大士因此犯眾神怒。眾神怕不知哪天雷神回來,萬一魚跟雷神說了實情,眾神和白大士都會很不好過。
眾神於是將六條魚放進小水缸裡要白大士帶下凡間,白大士受命必須養護精靈魚直讓牠們族群數目回復原貌。
眾神給白大士一個斗蓬,這斗蓬是個隱身斗蓬。眾神要白大士將水缸藏在斗蓬裡,這樣通過神界大門,警衛就不會發現魚被帶出神界。如此精靈魚不見的事情就可以暫時保密,最好是雷神下次來到時看不出異狀。
白大士在凡間挑很多地方,最後選了光明池放養這缸魚,從此開始一段他與精靈魚族群的一段很長很長的不解之緣。

有天白大士忍不住問魚說:為什麼當時你們不願幫我找鍊子?魚說:我們有努力找阿,但眼睛不好,看不清阿!白大士聽了很自責,為了心裡好過他使法讓精靈魚從此有極好視力。
在白大士悉心照顧下,終於完成了眾神的期待。白大士將光明池堛熙蔣鄞疆b斗蓬裡分批帶回雪峰,沒多久就幾乎把池子放滿了。神界的一天等於凡間的七年,眾神的秘密計畫可說圓滿成功。
再過一陣子,連光明池的魚都快住不下了。白大士便對精靈魚說:你們怎麼不上來陸地,陸地寬廣不用擠阿? 魚說:我們沒有腿走路阿。於是白大士使牠們有兩隻腳,精靈魚便開始帶著子孫,紛紛爬上岸生活,這就是厄特族精靈在光明池的起源傳說。

有天,眾神通知白大士可以回神山雪峰了,因為眾神由天上看到大地遍地都有厄特族精靈的蹤跡,但白大士還是常常藉口要照顧魚溜出雪峰在光明池遊玩。也因白大士對魚族的數百年悉心呵護,厄特族精靈承襲這個照顧後代的傳統,死後的鬼魂都留下來守護後代,陪同子孫生活。
精靈魚自從上岸後,世面見廣,遇到的困難越多,悟性變高,會求教很多事情於白大士。於是白大士開始傳授厄特族一些神界的法識法悟。厄特族因之成為中土之上唯一個有神法的精靈族群。
至此,白大士已經成為厄特族族譜裡記載的神人先知了。
後來這被眾神知道了,眾神跟白大士說厄特族不再是當初池裡的魚,而是凡間的眾多族群之一。眾神要白大士放手放厄特族精靈走自己的路,因為厄特族在世道活動,未來必然會與其他種族發生衝突,如果白大士介入太多,等於是神界干涉扭轉了世道的運轉起合,觸犯人神界線,如此神界的超然地位將被世間質疑。眾神曰神界與凡間有一個界線不能混淆了,白大士的獨厚厄特族必須終止。



註十〈光罩〉:結界的保護罩


☆ ☆ ☆ ☆ ☆ ☆ ☆


談談寫的過程。大綱三天就構思完成大綱文字稿,本想這樣交差。後來覺得應該挑戰自己,嘗試擴大對每一首歌的情節轉折都做描述和交代以利視聽感受,於是故事的推進難度變高了,因為曲曲相接要合於故事發展又要合音樂情境內容(包括男女聲)。
在寫細的時候,很多沒原本想到的情節了出現了,故事變肥了。以致原本一頁的大綱拆衍成近中篇小說。

史提芬金說:寫小說就像挖恐龍骨頭,你必須一剷一剷的挖,沒到最後你永遠不會知道恐龍(故事)的全貌。
此話真是小說箴言。

裡頭的人物之出現都是必然而無法減免的。我原本的故事大綱只有白大士,黑法王和羅敷。當我分配歌曲和角色時,發現第四首男聲是冗員,除非我刪了這首曲,(我還真的如此考慮過),否則我就得交代那是在描述誰。但我不願意刪歌曲,這樣整個組曲就破壞了。好吧,依照他的歌曲氛圍,我創造了紅騎士這位心中有悲傷,似乎魂不守舍的人物。而後的黑騎士也是隨之出現,否則無法交代紅騎士如何身居冥都高階戰士?
既然紅騎士的靈魂被鎖入魔晶,為何能反叛黑法王?於是我是用分靈被囚,本尊歸身反叛的元素來解釋,並且寫完了。後來發現這個本尊分身的元素不適用西方,於是整篇幾乎得重寫,也因此兩個靈魂的概念出現。(我查西方有兩個靈魂的案例)。然後我又讓他和羅敷成了情侶,如此他成為羅敷的內應更順理成章並且讓故事有感情。
另外白大士為何要幫厄特族?他為何不自己出手?而必須找羅敷,都必須有合理解釋。
白大士如原本是厄特族而修練成仙的神人,故事就簡單了。問題西方並無凡人修練成仙的典故,我半途發現此癥結於是只好重寫。如果他原本就是神,因緣際會成了厄特族的先知,基於情感他無法不救厄特族,甚至為此犯神戒,這樣就說得通了。
再說從頭,為何有白大士這個人物,因為組曲的這張圖有一道光從右上方射下,所以「外力」 「神力」 的概念浮現,白大士這個神人就出現了。我得解釋這張圖….
甚至黑女巫的出現也是必然,否則無法解釋黑法王這樣一頭怪物偶得寶物就可以建立起黑法王國,牠必須有個黑法導師。就是這樣一步步….

最後說明,為讓劇情發展流順,對原組曲我調動了一首曲的位置,置換一首歌,然後增加一首,其餘保持原狀。

可能有人會疑問是不是在2009編曲之初我腦中本來就有一藍本,坦白說完全沒有。組曲誕生以來我年年重溫一次,銜接不順之處早裁修畢,胚胎既成拿捏起來自是順理天成罷了。
因為我是學理工的,實在沒法編出天馬行空無厘頭的故事,所以看起來有點硬。我認為魔幻故事,情節可以幻想但發展要合邏輯,這也是我看魔幻電影的角度,但願我給讀者的讀感覺亦如是。




jobson
/* ">登入 。 */ ?>